玄武觀點 Mar 31, 2014

「神在細節中」--玄武設計談「頂級會所」之構成

0 Comments

一、「會所」 身份與權力的標誌 

回首中國數千春秋,朝代遞嬗之際,總有許多豪傑雅士趁勢而起,凝結為社會的新中堅勢力,他們不僅能左右政經環境的變化,也影響整個文化風氣的養成。假如用文明史角度加以觀察,我們不難發現一個有趣現象:即便這些成員背景各異,擁有的文化資本亦強弱有別,一旦站上社會頂層,他們對於「建築空間」的想像與倚賴將超越以往,不僅把它視為身份高低的具體表現,亦作為維繫關係的重要工具。

(圖1: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一景)

著名事例如東漢末年,曹操於銅雀台大宴群臣,這座精雕細琢的宏偉高臺所昭示的,不僅是宴主對朝臣之敬重,更代表其登高望遠、再上一層的雄心;東晉時期,王羲之與一派文友暮春修禊,選擇會稽山的蘭亭作為聚會場所,這場盛宴固然為文學史錦上添花,其重要性實在鞏固世族之間的關係;著名畫作《夜宴》(顧閎中繪,南唐),紀錄南唐名臣韓熙載家宴實景,從聽樂、觀舞到席散,表面演示著極致的感官享受,其實,君臣間一觸即發的角力戰才是畫作核心。

綜觀而言,聚會場所之于名流貴族,除舒適與豪華陳設外,更講究場所的內涵─畢竟「門檻」前後,誰能登堂入室、誰又被拒於千里之外,體現著社會層級的確立與穩固,席間的吟風弄月、觥籌交錯,每一眼神、舉措在在是權力關係的隱喻,飽滿的人際張力使建築更講究物我的互動關係,「細節」因而成為建構空間的圭臬,正是這份縝密的思量,帶出現代「頂級會所」之雛型。

二、「會所」 感官與心靈的雙重饗宴 

從漢、唐、明清,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頂級會所」的發展淵遠流長,察其流變,我們不難發現,從建築外觀到內裡陳設尊崇的設計美學,從人員配置到服務流程蘊含的文化思考,這些流動元素,服膺著社會風氣與資訊交流的變化而調整,這是時代發展之必然,卻不是「頂級會所」所以為「頂級」的根本原因。

我認為,當討論「頂級會所」之構成,未必來自鑲金貼銀的視覺享受,整套由設計者創造的身/心/靈綜合體驗,才是「頂級會所」的核心─訪客甫步入會所,「空間硬體裝修」便退居次要位置,負責「軟體」的人員如何接待/服務將成首要任務,所有流程環環相扣,務使訪客倍感滿足,例如我曾到訪一頂級酒店,其泳池設施並無金碧輝煌的陳設,只是于泳池邊放置一池蓮花,這個看似出人意表的設計,能讓使用者在泳道盡頭的抬眼一瞬,視線與蓮花同齊,形成極具張力的視覺效果,亦在須臾間、溫暖了人們的心靈。

為達此一目標,設計者的縝密思慮至關重要,他應能察人未察、覺人未覺,清楚瞭解客群的文化背景,準確掌握其愛好、習慣與價值觀,推測他們將如何使用空間──藉由事前的細緻思考、過程的妥善經營和事後的充分追蹤,才能將抽象情感具體實踐於訪客身上,唯使心靈因細節而富足,才能進一步引導人們參照外部的硬體設定,享受充滿張力、內外兼顧的頂級空間──這個設計原則,無論豪宅會所或商業會所均適用之。

(圖2:海德公園售樓處,充滿科技感的會所外觀)

以玄武設計的「海德公園售樓處」為例,我們企圖轉化商業空間的「功利導向」,保留銷售機能之餘,更欲運用豐富的視覺變化與陳設配置,打造一處含意深沈的會所,無論訪客在或不在,都能品嘗身處其間的震撼與韻味。考慮建築位於新興區域,稀少人煙與空曠視野,鋪就其獨有背景,我們有意為企業打造一座嶄新地標,達成活絡區域景觀、創造新鮮體驗的雙重效果,利用牆面與燈光的變化結合,呈現深沉的設計內涵(例如:以半凸出立牆暗喻女子孕育生命的過程,透明牆內的燈光變換,亦符合生命流轉不息、難以預料的質性),以人的感官體驗安排空間順序(例如:一入會所大廳,兩側高聳斜牆與曲折鋼梯的“意外”組合,突破既定的視覺框架);

(圖3:藝術天花的色彩變化,使得空間氛圍活色生香)

在特別講究功能性的空間,更注重細節的安排與一致,我們沿用藝術天花與特殊燈具,交織成緩緩擴散的漣漪波紋,經過漸次變色的設計,使訪客不經意的抬眼時,總能望見不一樣的風景,亦促使洽談流程能平和、順利開展。

 

(圖4:著名德國建築師/現代家具設計大師 密斯凡德羅)

三、「會所」 永恆的細節追求 

著名德國建築師 密斯凡德羅(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1886-1969)曾言:「神在細節中。」(God is in the details.),這句話準確道出,作為一位設計者―尤其是一位「頂級會所」的設計者,必須有著對於歷史/人文的濃厚興趣,能從一則則故事中淘洗出自己的見解,明白空間的文化意義與流變,明白空間受制於時間背景而產生的局限,明白空間與人的對話關係,一位設計者除卻全盤掌握與高度執行的能力,需對細節經營「錙銖必較」,從外到內,由內而外,設計者能以獨到的視野和雄心,不僅操演著裝飾、軟裝與燈光的設計魔術,同時藉由縝密思考與大規模的調查(對於特定客群生活模式的深入理解),使得人與人的接觸―即服務本身,以其精緻和巧思等特質,讓每位訪客均能感受「量身訂做」的用心。諸此種種,不僅是會所設計的至難之處,也是至要之處,更是最具挑戰性、也最有趣之處。

 

口述/玄武設計 黃書恆建築師

撰文/玄武設計 程歆淳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