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觀點 Mar 24, 2014

名師訪談--黃書恆:專注於享受設計。

0 Comments

【記者】:黃老師,您好!很榮幸能採訪到您,您生於臺灣,學於英國,是國立成功大學建築學士、英國倫敦大學建築碩士。能否談談中西方文化的差異對您的影響?

【黃書恒】:回想求學過程,國立成功大學的工科導向,協助我奠定了扎實的建築知識,更有幸大四時期遇到啟蒙老師──季鐵男,完全點燃我對於建築領域的熱情,他讓我理解,建築不只是蓋一棟美輪美奐的房子,也不只是嚴謹的工程執行,建築也可以是知識和策略的具體實踐,是藝術與表演的具象形式,這些觀點都激發了我在建築領域的潛能。

雖然我出身建築本科系,但是負笈英國的日子,其實充滿始料未及的挑戰,因為東西方教育方式的迥異,讓我體驗到武俠小說裡,主角必須「盡廢武功」,才能習得一身武藝的情節。相較臺灣偏重理論,喜歡從大到小,從全面到細部,一步步解決問題;英國人更樂於天馬行空的創造,作品的原初概念才是最重要的成分,你必須先有一份純真炙熱的想像,再挑選合適的素材表現意圖,他們注重細部構造與材料質感,沉溺于「作中學」的樂趣,這個出發點從倫敦科學博物館的展品即可窺見一二,也使我倍感震撼。

在倫敦的兩年,我的思維體系不斷重制與再造,藉由調適與自主學習,于畢業時獲得建築系榮譽學位,當時頗有「為華人爭一口氣」的欣慰,也證明了臺灣的基本訓練確有幫助。

黃書恒作品:海德公園售樓處

黃書恒作品:遠中風華八號樓

【記者】:您整個設計風格是怎樣的,還是每個階段有所變化?

【黃書恒】:我不喜歡自我設限。所謂「風格」只是達到設計目的的手段之一,重點在於設計者是否能確實瞭解專案的命題,繼而找到適合的相應方式。對於玄武設計而言,我們非常喜歡在設計裡置入「高科技」元素,比如俐落線條、簡潔配色與定制化互動裝置,這些汲取自倫敦科學博物館的設計概念,對於樹立玄武設計的品牌特色,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記者】:能介紹目前最滿意的作品麼?

【黃書恒】:獲得獎項,固然有一定的鼓舞作用,但是當中變數頗多,比如一般人的審美觀與評審判准之間的落差,實非我們所能控制,與其汲汲營營于獎項,不如專注於享受設計,力求概念的最大化表現,成就自然水到渠成。

【記者】:您為您的臺灣公司起名為「玄武」,上海公司為「丹鳳」這其中有什麼獨特的意義嗎?

【黃書恒】:「玄武」和「丹鳳」都是中國神話中的神獸,對內能量無窮,活力源源不絕,對外則可護佑萬民,成為天下支柱。觀「玄武」,可知為龜蛇合體的靈獸,我們將其外型納入思考,以「蛇」喻為靈活自如的設計創意,以「龜」喻為務實、講究誠信的執行品質,讓天馬行空與腳踏實地二者並行不悖,亦可體現我們致力融合東西,交錯古今的用心而上海「丹鳳」建築之名,則取自神話四靈中的「朱雀」,亦為佛教經典中之「大鵬金翅鳥」,同樣是以振翅欲飛的昂揚姿態,蘊含業績蒸蒸日上的祝福,也飽含我們對於擴展中國業務的期許。

黃書恒作品:中央公園樣板房

【記者】:目前工作的中心是在臺灣還是內地?案子是內地的多還是臺灣的多? 

【黃書恒】:我們總部與決策核心仍在臺灣,方便組織溝通與品牌控管;但就業務量而言,目前中國的案量大於臺灣。

【記者】:您現在是做設計比較多還是運營、管理公司較多?能簡單介紹下上海公司運營的狀態嗎?

【黃書恒】:我的個性自然比較喜歡設計,但是當公司發展到一定程度,經營者當然必須面對管理層面的問題,尤其近期,面對急速上升的業務量,我們將花更多時間調整人力組織、整理設計流程,期望藉由相關的系統性整理,培養更多獨當一面的人才。

黃書恒作品:玄武設計總部辦公室

【記者】:目前有越來越多的臺灣設計師來內地「開闢疆土」,您是如何看待的?利與弊在哪裡?

【黃書恒】:世界局勢的改變,帶來經濟重心的轉移,中國由於幅員廣大,一旦腳步站穩,獲得源源不絕的案量並非難事,加上新興市場的開放,賦予設計者靈活變化的空間,臺灣因著地利與語言的優勢,自然不能缺席;只是我們也必須注意,中國地大物博、風土民情差異頗巨,臺灣設計者熟習的技巧未可一體適用,必須因時、因地制宜;其次,是溝通與交通的成本較高,文化價值觀、學識背景的差異,增加了兩岸人員的協調難度,繼之工作習慣的不同,也讓品質控管相對困難,我們必須花費更多精力於兩地往返之間。

【記者】:您認為臺灣設計師與內地設計師相比,有什麼不同之處,「異」與「同」分別在哪裡?

【黃書恒】:臺灣建築業的黃金期較早,亦有市場較小的結構限制,對於我輩的設計同業而言,踏入業界的時候,已是案源相對稀缺的階段,設計者對於得來不易的機會非常珍惜,希望將每吋細節作得盡善盡美;相較臺灣設計者的兢兢業業,中國設計者剛好處在政經開放與社會活絡的大形勢,大量案源的傾注,往往讓「完工時間」成為圭臬,即便作品擁有炫目外觀,個中細節或者情境安排,卻時常成為犧牲品,我認為一個快速崛起的社會仍需要幾波迴圈,讓人們的心態趨向寧靜安穩,我們放眼所見,才能是真正的「作品」而非「產品」。

【記者】: 2014年會有哪些新規劃?

【黃書恒】:新的一年,玄武設計將嘗試以更為宏觀的視野,彙整執業以來對「設計」的思考,進一步釐清我們的歷史定位──作一名「東方文藝復興的先驅者」,致力於擷取東西方文化,融合古典與現代元素,將一次又一次的設計過程視為思維與行動的辯證。

 

採訪/搜狐家居

整理/玄武設計 程歆淳

本文原刊於《魔都空間》2014.03.21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czODc4NA==&mid=200115214&idx=1&sn=dc9457d47649e14cc6ab95e3927cefcc#rd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