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觀點 Dec 30, 2013

光影的敘事性--玄武設計談照明

0 Comments

 

(圖1:上林苑接待中心廊道一景)

1.  有人說,光影具有敘事性,您同意這個說法嗎?您是如何理解的?

「敘事」,意指於三度空間裡發生的一系列體驗,光影只是其重要構成,卻非唯一要素。遠古時代,「遮風避雨」被視為建築的首要功能,但是隨著時代遞嬗,我們陸續見證到神權時代的金字塔、彰顯君權的百年大教堂,這些實例所演示的,無非是建築跳脫純粹物質性的追求,繼之精神面的無上探索,建築成為除文字與語言外,最重要的敘事工具,表現著業主或設計者的溝通目的,是故,隱身於空間的內容為何?操作敘事流程的導演身份?更值得我們投以關注。

(圖2:新都接待中心一景)

2.  在您的設計作品中,您有嘗試利用光影的關係去講述您作品中想表達的故事嗎?請簡單介紹一下您是如何用燈光佈置場景的?

我們不妨利用「電影」的操作概念,思索光影與空間的對話關係。電影導演考慮情節邏輯與人稱切換,繼而透過分鏡建構敘事軸;同理,設計者能夠透過光影的明暗變化,表現空間的起承轉合、推衍故事軸線,假設我們希望突出某物件(如藝術品),可利用光源引領人們的視線,於逐步探索、時明時暗間,創造起伏跌宕的心理效果,醞釀訪客對於設計高潮的期待。

 

3.  我們知道,設計師試圖用光指引人們的視線去體驗文化的存在,那你試過用光告訴人們那裡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嗎?是如何講述的?

文明的發展,使得建築內涵日益豐富,而它所蘊含的儀式性與精神意義,更讓人們的生活得到進一步提升,是故我們的設計案中,時常藉由素材與設計手法的變化,彰顯空間的精神向度。

(圖3:上林苑接待中心迴旋梯一景)

如「上林苑接待中心」一案,我們化用DNA的概念,于長廊端景處設計一雙螺旋梯,以相互纏繞的雙曲線(實為永不交會的平行線),表現花俏的視覺效果,當兩位元訪客分立其上、對視之時,似遠而近的迷離感隨即盈上心頭,此「伸手而不可及」的距離,正如名導演曹瑞原的電影「好遠又好近」,反映著現代人雖身處同一屋簷下,卻極為疏離的親密關係;圓心部分,特別上開一扇小天窗,允許天光自然灑落,當人們拾級而上,身心靈亦隨之淨化,此時,人與環境、人與人、人與自身的關係,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新詮釋。

 

4.  現代建築哲學注重知覺和體驗,在對建築空間本質與意義的追尋中,敘事性空間就是這樣一種將本質和意義融入體驗的手段,而光影作為一種表現語言,您是如何看待光影在敘事性空間中的書寫作用?

著名建築師Bernard Tschumi(1944-)認為,建築不只是三度空間的構成,除了時間之外,更蘊含事件(event)、運動、活動、機能等元素,事件是空間的轉換點,當不同事件介入同一空間,將使空間變得極為不同,這個說法扭轉了建築「形隨機能轉」的觀念,也帶動設計者思考未來建築的各種可能。

 

(圖4:金華苑接待中心一景)

既然人事之更迭將使空間不同以往,那麼光影/色彩/動線的一系列安排,即考驗著設計者對空間的整體觀察,以及通透的掌握能力。以玄武設計「金華苑接待中心」為例,我們嘗試利用光影的明滅變化,創造出聖潔的天堂與紛亂的凡間的兩極意象──一方面,透過黑色門拱望去,充滿東歐風情的洋蔥形穹頂,點綴光源與斑斕裝飾的搭配,使空間盈滿金碧輝煌的皇家印象;然而,隨著腳步移轉,一條狹仄長廊乍現眼前,天光緩緩灑落大幅紙筒牆,光影互會之間,一股和諧之氣緩緩逸散,如詩句謂:「此景只應天上有」、「別有天地非人間」,亦體現出聖/俗之間相互對話的戲劇張力。

 

5.  在表現建築空間的敘事性時,應該如何利用燈光的色溫、色彩和強弱變化,表現空間的結構和立意?

燈光,是妝點空間的重要工具,應隨故事主題而搭配運用,雖然每位設計者有其擅長,但確實有些技巧屬於共通法則。例如:百貨商場常用的高流明光源,具有激勵人心、讓人抖擻的作用,比如地中海地區,人們偏愛藍白色系,配合強烈的日照,反映出乾淨純粹的自然美景(但是長時間處於興奮狀態,亦易使人疲倦,這點不可不慎);反之,低流明的黃光線容易創造空間的舒適氛圍,適合一般住家使用(辦公室則不然),如北歐國家因為氣候寒冷,住宅喜用深色木料佈置,當昏黃燈光照耀其上,一股慵懶而溫馨的感受隨即壟罩身心,此舉,喚醒了隱藏在人類基因中,遠古時代鑽木取火的遙遠記憶,亦和戶外的天地白雪形成強烈對比,造就人們對於「家」的依戀與鄉愁。

 

(圖5:永康世貿樣品屋一景)

6.  我們知道,光影有構圖的作用,那麼,在講述設計作品主題的時候,應該如何利用光影在構圖作用,產生美感或塑造戲劇性的故事情節?

以玄武設計「永康世貿樣品屋」一案為例,我們先以燈光與素材相配合,創造一處深色玄關,深沉色彩為空間增添幾許神秘,激發訪客探索的欲望,同時埋入後續設計的伏筆;當人們隨著燈光引導,緩緩步入豪宅大廳,明亮奢華的陳設將令人眼前一亮,明暗的交錯設計,形成感官的戲劇張力,不但誘引著人們跌宕起伏的心緒,亦使空間盎然生色。

 

口述/玄武設計 黃書恆建築師

整理/玄武設計 程歆淳

本文刊於《阿拉丁雜誌Alight》2013年11月號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