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觀點 Sep 16, 2013

空間的導演

0 Comments

Q:您在臺灣與大陸都設立了公司,在您看來,大陸的設計氛圍與臺灣相比如何?大陸這幾年設計圈的發展有什麼變化?

A:設計氛圍的迥異,肇因於風土/經濟環境,以及文化背景的不同。臺灣經濟開放時間較早,繼之地理環境的開放性,接觸外來文化的機會相當頻繁,即便因為市場較小、執業者之間亦有激烈競爭,但就設計美學而言,很早便走向一種沉靜而簡約的氛圍,間或有繽紛或璀璨的視覺效果,也多作點綴之用,整體而言,臺灣的設計者與消費者更趨向于具體空間中蘊養「抽象內涵」。

自然,伴隨著經濟開放,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質成為人們的共同理想,在此社會氛圍之中,幅員遼闊的中國自成為設計者趨之若鶩的大舞臺,快速崛起的富裕環境,不計其數的待開發區域,象徵著無數成就夢想的機會,也連帶使設計市場的競爭日趨白熱化,設計手法愈加「速食」,高端房產市場尤然。我最深的體會是,為了競奪消費者目光,在一片紅海裡脫穎而出,設計者往往將空間視為炫技場,而非寄託抱負的場所,色彩和線條的演繹,在在以「吸睛」為圭臬,一味習仿名家手法,欠缺對於設計本質的深沉思考。

幸而,時間使人成長、亦使人沉澱,近年我也逐漸觀察到,即便市場競爭並未稍緩,中國的設計者卻能凝心定氣,開始思索自身定位,藉由大量而廣泛的閱讀、討論與參訪交流,對自我進行優劣分析,再進一步厘清「中國設計」的特殊性、重塑「中國設計」的價值地位,這無疑是一項令人欣喜的成長。

 

Q:您主持了許多樣板房的設計,在您看來,設計樣板房帶給你最大的樂趣是什麼?臺灣與大陸的樣板房設計有什麼差異?

A:和一般私宅項目相較,樣板房給予設計者的發揮空間確實較大,只要擬定一個明確的故事主軸,成為有力的說服證據,色彩計畫與線條配置都可「順理成章」的發展,不必花費太多時間/心力於溝通過程,我認為,這份「彈性」就是樣板房設計最有趣、也最珍貴的部份,我們可以自由擬定主題(試想,假如空間裡藏匿著具有厚度的歷史故事,將之以現代手法包裝、轉化,生活氛圍將增添多少韻味?),延展情節,使每個空間各有殊異、卻又能萬流歸宗的呈現同一種氛圍。

論及兩岸的設計差異,可以回到我先前所述的社會環境與文化養成的影響。臺灣的樣板房時常可見一種較收束的美感,無論是東方風、維多利亞或者巴洛克,臺灣的設計者傾向汲取古典美學的精髓,呈現出融合東西的現代效果,其視覺效果往往簡潔、卻能餘韻無窮;而在過往的高端房產市場裡,中國的樣板房設計偏好「燦爛」,色彩/線條/物件的層層鋪陳,都為了讓整個空間看來更加奪目,兩者差異大約可說是:一個內斂,一個狂放。

 

Q:很多人都認為您是一個會講故事的設計師,您是如何讓 「聽故事」的人「懂」您,並且讚賞您的?能否就一兩個案例舉例說明您隱藏的講故事的手法?

A:設計最重要的,不僅是恰如其分的表達自己的喜好,同時,更要設身處地思考,于消費者本身的偏好與興趣之外,我們能帶給消費者什麼樣的印象?為他們創造什麼形式的生活?以下,我將用兩個例子說明玄武設計的“衝突美學”,呈現我們對於經營空間「戲劇張力」的重視。

 

其一是「金華苑售樓處」。競爭激烈的房產市場,炫目的售樓處設計層出不窮,然而若能在此商業導向的空間裡,埋入超脫凡俗的精神性思考,其呈現的鮮明對比,絕對是設計最有趣的部份。是故,我們一方面利用色彩與線條的飛舞,創造東正教風格的洋蔥型穹頂,鎏金燭臺、紫紅紗簾與黑白相間的地板,強烈的視覺效果,服膺著世人對於皇家風格的想像──繁華頂峰、富貴極致;另一方面,我們卻也利用兩面聳立紙牆(中空環保紙筒,全賴彼此榫合),凸顯中央通道的「傲世獨立」,當天光透過上方的紙筒天花流泄而下,視線隨即充盈著猶如教堂的靜謐感,一處引人深思的「濁世中的天堂」乍現眼前。

 

其二,「臺北國際花卉博覽會」 。我們希望在這個國際盛會之中,打造一處不僅符合主題,更能與民眾親密互動的展館,是故,我們致力於開發新材料、新技術,創造一段符合生態界的「生命故事」軸線,當參觀者跟隨指引直往展館中心,倒映於布幕的昆蟲身影亦步亦趨,人們更可以直接接觸互動裝置,彷佛成為「授粉」的重要媒介,體驗花開、花落的自然過程。

 

口述/玄武設計 黃書恆建築師

整理/玄武設計 程歆淳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