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觀點 Mar 22, 2013

互為聲息 莫如天璇:圓形桌.天璇

0 Comments

 

「須菩提!諸微塵,如來說:非微塵,是名微塵。

    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金剛經˙一合相分第三十》

 

「物裡學」:借物敘事新思考

1921年,著名文學家班雅明(Walter Benjamin, 1892-1940)曾言:「一幢斑駁的建築是一座古老城市的隱喻,表明眼前那幾抹紅磚飛簷、青石流瓦,只需透過持續發想與創造,微觀物件即能承載更巨觀的人文想像;而早在兩千年前,佛家經典《金剛經》亦載明,我們肉眼所見萬物,不過循其因緣變化而有離合聚散,所謂大∕小、高∕低、多∕少、淨∕染等概念,實為由心所造的幻象,真實的存在應是無有分別,亦沒有邊界的,這個「微鉅互蘊」的宇宙觀,點明了心靈的探索與物質性功能,這兩項看似對立的追求,其實擁有互相融通的本質。

如果,我們肯認「建築」是地貌的縮影,那麼,說一張靜立於室的圓桌承載了一座星辰、一條銀河,甚至是一片廣袤無際的宇宙,將不再止於想像。藉由重新思索物件與人的互動關係,再結合機械美學、與天文知識的敬崇,玄武設計的「天璇桌」便應運而生。

科技幻生寧靜宇宙

於天文學上,「天璇星」由一顆巨大主序星及外圈的星塵盤組成,我們試圖將此意象轉化為一大一小兩張圓桌,以鋼鐵為支撐,於軸盤之間橫生另一片平臺,上置清透玻璃,底下的金屬軸盤與支架可一覽無遺,不帶贅飾的俐落線條,單憑結構本身即呈現簡潔美感。

兩張圓桌既互相分立、卻又彼此牽引,呈現如同恆星與行星的對話關係,與物件機能相繫的同時,更憑添幾分詩意。首先,鑲有一同心圓轉盤的大圓桌,猶如持續自轉的恆星,提供大型業務、甚可作為餐桌使用;其次,小圓桌像是沿著軌道繞著恆星公轉的行星,可360°繞行大圓桌,允許人們按照需求與荷重隨機置物,亦是一張無方向性的工作桌面,能因應不同場所、心情甚至天氣移動座位,讓人們置換視野、也置換心境;之三,小圓桌可偏心自轉,完全納入大圓桌之軌跡中,減省室內空間。

詩意淬煉機械美學

嶄新的「唯物論」為我們另闢蹊徑,誘引人們追索物件本身的雋永故事,我們將對浩瀚銀河的想望,凝聚為一張「天璇桌」,深入探索鋼鐵素材的本質,發展出完整、深刻的情節,誘發觀者的綺麗幻想──星球寧靜運行之間,音韻緩緩悠揚,它誦唱的,可能是那句「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亙古真理,亦可能是詩人在一安詳午後,提筆寫下雋永綿長的詩句:

 

「請凝視我,用你

    羞澀多淚的眼睛凝視我

     在肅麗的蔚藍裡作靜止的

  遠航。與我同行向

 擁擠的寧靜,向

  一片抽象的和平」

                        ──楊牧<北斗行˙天璇第二>

 

文/玄武設計 程歆淳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