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觀點 Dec 12, 2012

暮靄沉沉楚天闊

0 Comments

化剛為柔──冷鋼硬鐵鑄就建築美學

九○年代初,我自臺灣成功大學建築系畢業,赴英國倫敦大學(Bartlett,U.C.L)攻讀碩士學位。號稱「日不落國」的英國,有著濃厚的人文氣息,同時工業革命所帶來的科技鉅變,也增強其文化肌理,成為兼容感性與理性的優雅國度。走在倫敦街頭,人們被保存良好,帶著濃厚歷史感的維多利亞式建築環繞,歷史感在此非但不是包袱,反而襯托了新型玻璃鋼構建築,使其熠熠生光。高達三百餘間的博物館、美術館與藝廊,滋養著人們的文化氣質,有趣的物事俯拾皆是,於此,「美學」並非刻意求取的智識,而是唾手可得的生活經驗。

無為亦有──意念是永遠的技法之師

中國崛起,猶如一塊強力磁石,吸引了各國的財富與菁英,也因其幅員廣大、人口眾多,遂成全世界設計菁英的競技與實驗場,但是,此場域也因其無限無窮,「只可遠觀」的失敗作品亦所在多有,這些“second-handed masterpieces”所顯示的是,中國在當今世界確有一席之地,然於文藝、建築、美學的領域,她仍有漫漫長途等待探索。

這個難題主要來自兩部份。一方面,東方雖然逐漸掌握政經大權,但當前文化、藝術、美學等主流判準,仍由西方國家操持,中國由於長期處於弱勢,未能瞭解自身哲學,亦無爭取「文化發言權」的足夠自信,而時代巨輪既已流轉至此,唯有讓獨特的文化元素進入現代藝術設計,東方才能發展出與西方分庭抗禮的可能,中國能否趁勢而起、御風而行,尋得新文明的出路,是設計者避無可避的課題。

另一方面,經濟的蓬勃發展亦暗藏危機,物質洪流席捲了人們,金錢慾念讓文化排序一再退後,以西方建築馬首是瞻的結果,大量製造的帷幕大樓取代了古老的園林庭苑,橡皮圖章式的商業樓宇聳立如林,讓人不解身在何地,缺乏美學底蘊的支撐,建築只能流於設計者的炫技場,齊整景觀的背後,其實標誌著獨特地域性及趣味性的消逝,這份「進步」實無益於城市的文化美學。

 金庸名著《倚天屠龍記》裡,武當派宗師張三豐傳授太極劍法時,特別強調自己想傳授的是「意念」,如能真正瞭解「太極」的本質,使意義充塞於耳目手足,人的一舉一動都可幻化為招式的一部分;同理,如能領略建築的本質,自然「無處不可建築」──「忘形存意」,應是所有藝術的核心,設計不只是「文以載道」,更是一種多向溝通,必須「言之有物」;以此檢視當代中國建築,應著力於精髓之掌握,如唐朝文人˙劉禹錫的<陋室銘>的名句:「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脫除度量的拘束,直探藝術核心,從古老的歷史文化淬出新意,在媚俗之風中,仍能保有清明而神聖的追求。東方的文藝復興是否可能,端賴我輩以文化作為創作根基,發揮文藝復興時期的開拓與創新精神,透過空間語彙完整傳達設計概念,讓古老哲學的雋語化為今朝街市的榮光,以光陰為筆,書當代之詩。謹以此書與建築業先進、同儕共勉。

 

整理/玄武設計 程歆淳

作品集購買網址:http://findbook.tw/book/9787503866524/basic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