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觀點 Nov 30, 2012

眾聲喧嘩,絢華重生

0 Comments

「建築,應該蘊涵直指人心的力量。」──建築大師 丹下健三(Kenzo Tange

空間的設計,跟人有密切的關係,它能跟人和人性產生微妙的情感連接。身為一位建築師與設計者,曾接受嚴謹的美學洗禮與精密的技術訓練,至今玄武設計仍在專業的場域中,不斷探索人與空間互動的無限可能。近年除了在實體的建築設計中厚植實力,更拓展另一片意象活躍的空間表演舞台,即是「樣品屋」與「接待會館」的設計與建築。

近年,兩岸三地房地產業的興盛,為樣品屋與接待會館帶來更寬廣的揮灑空間。甚至我們可以審慎而樂觀地說:樣品屋的興起,某程度地提昇了室內設計的品味;而售樓處的推陳出新,也或多或少,刺激、豐富了建築的創意展現。

雖然大多數樣品屋與接待會館屬於「臨時性建築」,但奇妙的是,看似有其時間限制的建築與設計,反而更能掙脫空間限制,讓創意無限馳騁與超越,而這有限時間河流中的無限創意,正是樣品屋與接待會館設計的弔詭奇趣之處。

意象隱字書

「沒有單一特定答案的建築是有趣的,也因此感受到建築中有無限的可能性。」──建築史家 鈴木博之(Hiroyuki Suzuki

具體來說,有人將樣品屋與接待會館視為「實體建築的意象模型」、或是「微型建築」。事實上,如果用更大的想像空間詮釋,以創意為經,建材為緯,樣品屋房與接待會館的呈現更像一本「充滿意象的隱字書」。在這本充滿無限可能的書中,沒有說教或冗長的文字阻擋想像力;人們一旦展閱,各種建築設計的創意躍然其中,讓參觀者細細品味,從中尋索自我居宅的意象。

一本精彩的意象隱字書,必然有其收放、對比、抑揚、頓挫、起承、轉合。在樣品屋房與接待會館空間中,玄武設計常結合極端不同的設計元素──西方∕東方、古典∕現代,透過對比反差,用巧妙的設計將其融合、轉化,創造不同意象紛呈的戲劇張力。

舉例來說,我們曾在得到公共建築獎肯定的「遠雄新都接待會館」一案中,嘗試將極古典或神聖元素,放置在極現代的商業空間架構中──從歷史建築裏面找尋空間原型、或是具張力的元素,採用新手法與材料讓它們重生,參訪者因而擁有時空交錯的奇趣感受。

願景真先知

「人的生活,就是不斷將自身產生的種種精神意象,翻譯在我們生命的品格上。」──比爾蓋茲(Bill Gates

建築,不只是肉體寄居的房舍,更是「設計者」與「居住者」思想與靈魂對話的空間。樣品屋房與接待會館作為特殊的建築形式,似乎是實虛之交界,介乎夢想與現實之間。從前許多人以為,接待會館不過是未來建築實體的複製版;但玄武設計卻期許能在這樣的商業空間中,大膽實踐設計者的原創精神,卻又能準確把握業主營造的期待。

優秀的設計者必須有能力,為未來居住者提出超越現況的願景。廣義而言樣品屋房與接待會館的設計者如同先知,必須擁有超乎時空的遠見與洞察力,從建築體與未來居住者的深層互動中,挖掘、擘畫未來生活與建物的潛能。

空間設計者正如智者,提供可供依循的願景之光。我們調和了「原創」與「創意」(originality and creativity)、「呈現」與「再現」(presentation and representation);透過不凡的劇場效果,傳遞更多的人文思索、品味詮釋、哲學省思。

夢想萌劇場

「我把我的夢鋪在你的腳下;請輕柔些,因為你踏著我的夢。」──英國詩人 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

對玄武設計而言,建築是以元素、質感和材料表達的空間劇場學,我們理想中的空間,必須外表簡潔犀利,優雅迷人;執行任務時,也能精準、俐落的呼應所有功能需求。在內隱──外顯、收疊──張放、靜止──行動之間,塑造戲劇性的張力關係。

舉例來說,我們在「台北上林苑接待會館」一案中,創造了方圓互蘊、虛實相生的水中玻璃屋、象徵生命循環的DNA結構而搭建的雙螺旋樓梯,以及光影變化如管風琴的雕塑白牆、前後倒置的建築立面,不斷延展出劇場的強烈空間感我們設計的建築如同一座座小型的特色主題館,呈現出雋永美感與想像力、實務功能的精確度,以及溫暖卻強烈的劇場效果。

以「遠雄新都接待會館」為例,無論是由外而內的探尋,仰望或俯視,聖堂般的磅礡氣勢,相對空間塑造的沈靜氛圍,都讓人嗅出一絲宗教殿堂或哲學劇場的崇高意味。另外,「大學耶魯接待會館」一案中,玄武設計更嘗試運用中國的五行元素、材質與色彩,打造如同圓頂劇場的新人文能量建築,透過這一幕幕的空間戲劇,引導參觀者與設計者的感動對話,激盪出彼此的夢想與願景。

故事影響力

「建築,只有在產生詩意的時刻才存在。」──建築大師 科比意(Le Corbusier

高橋朗在《五感行銷》中提到「任何商業行為,其實就是一種溝通的道理。我們要帶給客戶一種驚喜,才是一種有心靈交流的溝通。也因此,故事與感性在溝通上的重要,將與日俱增。」 故事之所以擁有強烈的訴求力量,是因為它能刺激人類的所有感官,如同優秀的建築擁有直指人心的力量。因此,初構樣品屋與接待會館的設計時,我們希望透過故事軸(story-line) 串聯所有元素,大多以人為空間設計的主角,配合行進動線鋪陳敘事策略,與其說是設計者,毋寧說我們自視為空間的導演,整合演員、燈光、編劇、舞臺設計等角色,共同詮釋這齣空間史詩,讓參觀者被故事潛移默化,終至與空間合而為一。

一個好聽的故事,不能馬上把結局呈現在讀者面前,它就像福爾摩斯的偵探小說,必須讓讀者慢慢尋覓,我們希望把驚喜藏在許多小角落,讓參觀者不由自主地走進去,親身探索故事的魅力。

比方上海新豪宅「遠中風華樣品屋」一案,我們結合空間的新舊元素,連結歷史的跟未來的物件,充分設計時間與空間的軸線,讓人進一步思考時間或生命的涵義,東方的建築元素和西方收藏品的混搭,讓參觀者思考屋主的身份背景,可能是富而好禮的書香門第,抑或曾周遊各國的退休使節,空間設計裡,處處充滿故事情節和想像的動力。

記憶棲遊居

「住宅,是建築的原點。」──建築大師 安藤忠雄(Tadao Ando

曾經有一位哲學家說,家跟房子最大的不同是家是用來儲藏記憶的,房子是用來儲藏傢俱的。什麼是值得保存的記憶呢?應該是那些,能讓人重新喚起生命熱情的過往片段。

「家」之所以重要,未必與物質層面有關,而是可以作為心靈休憩之所,在結構穩定安全之外,更能讓居住者充分、完全充電。樣板房作為未來家居的雛型,因此,我們在空間設計中費心安排,讓人們的心靈可以暢遊,記憶可以棲息。

我們希望空間設計具有深度,如同品酒或者試香,空間的香味不是瞬間釋放的,而有所謂「前調」、「中調」,以及「後調」,或是「醒酒」、「觀色」、「嗅香」、「啜味」等程序,循序漸進。透過樣板房的精心安排,在絲絨與玉石之間,鎏金與浮雕之隙,解放所有參觀者的遐想與記憶。 

 

生命新空間

「藝花可以邀蝶,纍石可以邀雲,栽松可以邀風,貯水可以邀萍,種蕉可以邀雨,植柳可以邀蟬。」──清 張潮之「幽夢影」

日本建築學者石山修武曾說「建築是需要他者的。」,我們深有同感。空間之所以動人,正因為人的生命充滿豐富而不可測的變化。設計者當然可以設定空間的基本架構,但是我們的設計必定保持相當比例的「留白」,因為最重要的是,人與人、人與自然的互動,猶如一幅水彩畫,蘊含著顏色暈染、水墨濃淡等因素的不穩定因素,而人與建築的持續交流,能為空間增添無可預料的豐富變化。 

如果建築與設計者的雄心是追求卓越,那麼樣板房與售樓處的設計,絕對可以是另一種超越後續實體建築的「先知性建築」。以中國田園詩人陶淵明的<桃花源記>為例,自古以來,我們讚嘆<桃花源記>情節動人,驚豔其轉折力度,卻鮮有人知,<桃花源記>不過是陶氏<桃花源詩>的前序。然而,它的文采與張力,在靈性、美學、哲學的價值,已經遠超過<桃花源詩>本身,人們大多記得<桃花源記>的「彷彿若有光」,卻少人知悉<桃花源詩>的「旋復還幽蔽

序言的光芒掩蓋了詩的本體,正如樣板房與售樓處的創新設計,可以超越後續的實體建築我們樂見於此,也如是自勉。

安藤忠雄曾說:「旅行可以形塑一個人,學習建築也是一樣。」身為不斷探索新觀念、新價值的建築師,不啻是一個充滿好奇心、樂於出走的行者,我們在旅行中持續轉化、且樂此不疲;也在建築中被改變,不斷更新對於建築設計的觀念與創意。

眾聲喧嘩,絢華重生——在人文薈萃之地,值風雲際會之時,各式建築與設計屢創新猷,從設計的精神向度邁向建築的生命深度,玄武設計深深相信,對所有投身浩瀚學海、無涯創意的建築行者而言:

這一番壯志,這一趟壯遊——才正要開始!

作品集購買網址:http://findbook.tw/book/9787503866524/basic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