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隨筆 Dec 04, 2013

聽英倫:河畔風景──泰德美術館的浴火重生

0 Comments

大城市一向是文化與經濟的角力戰場,當現代化過程裡,歷史古蹟和現代發展互相衝突的時候,前者往往成為被犧牲的角色,這份「理所當然」的思維,讓英國人既注重開發、又尊重傳統的表現,顯得獨樹一格。

在<聽英倫:河畔風景──泰晤士河的更新計畫>中,我們回顧了「倫敦的臍帶」──泰晤士河的重生歷史,當時間來到二十一世紀,泰晤士河自然成為都市更新的首選,其「南岸計畫」,便是以河岸的廢棄廠房成為當代藝術的揮灑舞台,不僅讓年輕藝術家獲得難得的創作空間,更讓英國的文化氣質又添幾許新意,而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 2000)便是成功改造的重要例子。

 

(圖1:泰德美術館外觀一景,保留原火力發電廠的特色!)

其實,泰德美術館的前身,是一座具有70年歷史的廢棄火力發電廠,裡面的設備不外是巨大渦輪、舊式鍋爐房等,均是難以處理的生硬元素,如何舊瓶裝新酒,讓老舊的火力發電廠徹底改頭換面,成為設計者的一大挑戰,當然也是成就名聲的大好機會!所以當1994年競圖消息一公佈,便吸引世界各地的建築師爭相角逐,經過一番激烈評比,最終由瑞士的赫爾佐格和德梅隆事務所(Herzog& de Meuron, 1978)以獨特的設計概念脫穎而出。

設計者保留了高達90公尺的大煙囪,並拆除室內的鋼鐵桁架,使原本長150公尺、寬23公尺,大約10層樓高的巨大渦輪室成為寬廣的入口大廳,工廠的原有小窗也被保留下來,使訪客可以清楚遠眺泰晤士河,同時保證了展覽品不會被過多的陽光直射而受損。

(圖2:泰德美術館內一景,透明素材呈現高度現代感)

究其實,赫爾佐格和德梅隆事務所所以能夠獲勝,並非因為炫目華麗的設計手法,也不是昂貴的建材設備,而是與英國人民族性完全貼合的設計思維,當其他建築師認為應該著力於「外觀改造」,只有他們專注於室內設計,只改變建築內部隔間,以符合現代美術館的機能,企圖最大程度地保留火力發電廠的外貌,這個逆向思考的策略,完全對了英國人「珍惜古蹟」的胃口,難怪能夠出奇制勝!

(圖3:雕塑家 露易絲˙布爾喬亞的著名作品--巨型蜘蛛)

除了一般常設展,泰德美術館每年還會邀請一位世界級藝術家進行佈展,例如2009年法國的雕塑家 露易絲˙布爾喬亞(Louis Bourgeois, 1911-2010)便利用鋼鐵創作出一隻巨大蜘蛛,使之佔據整個場館大廳;2010年,中國藝術家艾未未(1957-)則用一億片陶瓷葵花子鋪成面積達1000平方米的巨大地毯,壯觀的視覺效果同樣令人咋舌,「泰德現代美術館」因此被譽為現代藝術的大本營,實是當之無愧。

泰德美術館的成功之道,在於能夠轉舊為新,促進老建物的新陳代謝。不同於傳統美術館將商業和藝術截然二分的思維,泰德的經營者和設計者都瞭解,如果要使「藝術」更親民,絕對需要輕鬆的誘導和安排,因此,他們參考購物中心成功吸客的經營模式,將咖啡館與書店等休憩設施納入動線之中,訪客走幾步就有地方喝杯咖啡、稍作休息後,再繼續欣賞展覽;或者在展覽會場的終點站,很快將動線引導至紀念品區,大大提高了美術館的額外收入。

 

(圖4:寬廣的參訪空間,沉澱了訪客的思緒)

從泰晤士河的河畔風光,我們可以看見保守的英國人的創新表現,代表人文藝術的「泰特美術館」,以尊重歷史為出發,體現了現代素材與管理模式的豐富可能;另一方面,「以客為尊」的動線設計,讓現代藝術不再高高在上,流露出友善態度,難怪每年訪客數超過兩千萬人,號稱21世紀成長最快速的美術館,在英國人的戮力經營之下,泰晤士河不再只是單純的城市空間,更像是一座心靈的精神堡壘,孕育著現代人的文化深度,箇中韻味,讓人沉吟再三。

 

整理撰文/玄武設計 程歆淳

更多精彩內容,可見《聽英倫:一位留學英國的建築師 黃書恆》有聲書

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6&page=6_1&ID=35

圖片來源皆為網路,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