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隨筆 Sep 04, 2013

聽英倫:大英博物館的沈靜與輝煌(下)

0 Comments

博物館的籌建過程

如同每一幢歷史悠久的老博物館,隨著時間累積,大英博物館也面臨同樣棘手的難題。首先,空間隨著展品增多而日益不足;其次,建築燈光、空調等設備老舊,不利訪客長時間參觀,加上從前對動線的考量不夠周延,館內路徑不僅迂迴,讓人搞不清楚方向,也缺乏休憩和餐飲空間,無法完全滿足訪客需求。

這些難題都如燙手山芋,使得大英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困擾不已,畢竟,要在這麽有名的古蹟上動土談何容易?對於保守又看重歷史的英國人而言,更是動輒得咎。

(圖1:巴黎羅浮宮夜景,猶如一只夜光寶盒)

這個難題怎麽解決呢?幸好有法國羅浮宮作為參考指標──華裔建築師貝聿銘(1917-)於1983年主導執行的「大羅浮宮計畫」,便是在不更動老房子的前提下,將新增的館藏空間埋入地底,加裝幾座玻璃金字塔引入自然天光,讓老博物館煥然一新──這個成功前例讓英國人吃了一劑定心丸,繼而決定在1997年選定以高科技風格著稱的建築師 諾曼˙福斯特(Norman Robert Foster,1935-),著手進行大英博物館的大改造,這個重要工程被命名為「大中庭計畫」(The Great Court)!

 

大中庭計畫 老空間如獲新生

說明這個經典的「大中庭計畫」之前,我們一定要先看看大英博物館的平面格局。雖然大英博物館是西方的產物,其構成卻與中國的四合院異曲同工,它們同樣呈現「口字型」,由四周的展廳空間加上中央的圓形圖書館組合而成。

(圖2:改建後的大英博物館大中庭)

在諾曼˙福斯特的巧思之下,為數眾多的三角型玻璃組成一座半圓的巨大頂蓋,手法之精細令人折服。由上往下看,中庭的玻璃頂蓋像極了一個玻璃甜甜圈,自然撒落的天光,打通了老建築的任督二脈,使原本迂回曲折的室內動線,瞬間豁然開朗。

這座壯觀的大中庭也是一處成功的中介空間,它串連著不同主題的展覽廳,每當你逛完一個部份,即可回到此地稍作休息,再選擇下一個參觀目標;它也提供了清楚的方向感,讓訪客不再那麽容易迷路,一舉消弭了原空間的許多缺點。

(圖3:改建後的大英博物館中央閱覽室)

相較於大中庭作為悠閒的休憩空間,中央閱覽室則呈現著濃厚的人文氛圍,設計者藉由材料顏色的對比,將空間截然二分,下半部利用木頭原色點染出深沈韻味,上半使用輕透的天藍色,搭上半球型穹頂,彷彿一片無雲藍天,金色的肋條,不僅妝點出華麗美感,更強化了力學的理性韻味,當陽光順著精緻天窗灑落室內,空間充滿了安靜祥和的氣氛。

這個強烈對比同時隱喻著西方的宗教觀,深沉的木頭色澤、擁擠的書架和座位代表紛亂俗世,上半部以輕盈寬廣的半球形藍色天花,代表神之國度與永恆生命,神與人持續交辯,使得閱覽室流洩出豐富的故事性,莫怪會成為許多名人曾佇足的知識天地,據說大名鼎鼎的哲學家馬克斯(Karl Heinrich Marx, 1818-),就是在這裡寫作改變世界的巨著──《資本論》(Das Kapital)的呢!

  

(圖4:埃及作家艾達夫)           (圖5:陳列於大英博物館的埃及文物)

歷史文物 人類的共同財產

埃及作家艾達夫(Ahdaf Soueif, 1950-)參訪大英博物館時,被問道:「您看到這麼多埃及文物流落在遠離祖國的倫敦,有何感想?」,她滿懷感慨的說:「終究來說,埃及的方尖碑還有雕像散落在各地,可能不是壞事,這讓我們想起被殖民的時代,卻也提醒我們,他們是這個世界共同的遺產。」,這段話所顯示著,大英博物館不僅體現著建築者的巧思,它更是一個重要的文明指標,告訴我們最重要的並不是文物花落誰家,而是有沒有被好好收藏、管理,提供後人按圖索驥、體察文化價值的路徑。

 

整理撰文/玄武設計 程歆淳

更多精彩內容,可見《聽英倫:一位留學英國的建築師 黃書恆》有聲書

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6&page=6_1&ID=35

圖片來源皆為網路,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