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隨筆 Jul 12, 2013

聽英倫:倫敦奧運二三事(下)

0 Comments

(圖1:2012年倫敦奧運倫敦碗外觀)

英國在構思奧運主軸時,將「提振國力」和「保存文化」兩大目標充分實踐在地標建築上;首先,場館設計者全數出身英國本土,建築「血統」非常純粹,同時他們秉持永續利用的概念,創造出突破框架的外型,也顯現了「保守」與「反叛」完美相容的特殊民族性。

(圖2:倫敦碗內部,可拆式樓梯顯示出節能與環保的用心)

倫敦碗 環保時代典範

首先,我們從奧運主要場館「倫敦碗」說起,這座壯觀的場館外型猶如一只純白大湯碗,它有著上寬下窄的特殊外型,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時,這個貼心設計能讓高達八萬名觀眾近距離欣賞比賽,奧運結束之後,裝設5.5萬個座位的環狀樓梯將被拆除,讓整個「碗」縮小為社區體育場的規模。在這個講究節約的時代,「倫敦碗」確是一座極具前瞻性的建築,既符合當下所需,又可庇蔭後人(反觀北京的「鳥巢」,雖然建築時間、外型、預算非常相近,但是兩者的精神與後續利用卻大不相同,實在值得我們好好反思。)

 

(圖3:名建築師Zaha Hadid)         (圖4:2012年倫敦奧運水運館外觀)

水運館 凝結的時空之流

既然陸上競賽在碗內舉辦,水上活動又是如何呢?這個問題,可要問問舉世聞名的建築師 札哈˙哈蒂(Zaha Hadid, 1950-)了。出身於伊拉克巴格達的札哈,大學時期原本攻讀數學系,直到1972年移居英國、取得倫敦建築聯盟學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 AA)的入學資格後,才正式拜入名師 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 1944-)門下;只是,札哈雖然天資聰穎,卻不是個用功的學生,時常遲交作業的情況讓老師大傷腦筋,有天,老師終於受不了了,只好將她鎖在教室裡,希望督促她努力向學,大半天過去──「咦!奇怪,怎麼沒人出來?」老師忍不住打開教室大門,才發現札哈早就順著窗外的大樹溜到地面,就這樣逃走了!

這個「密室脫逃」場景,我們多少都有類似體驗,這種「反叛」精神倘若運用得宜,往往可以成為大事業的重要基礎,此觀點在札哈身上得到了充分應證,她將反骨性格徹底表現在作品之中,謂其為「建築」,不如說是運用流體力學所創作的地景雕塑,它們呈現著自由曲面、以及不合理的歪斜結構,使施工變得非常困難,猶如著名法國雕塑家羅丹(Auguste Rodin, 1840-1917),他同樣也喜歡讓模特兒扭曲肢體,徹底凸顯肌肉線條,創造「超級扭曲」的線條實驗。

(圖5:水運館內部,流線造型顯示出強烈動感)

承擔著奧運場館的設計重任,始終「不按牌理出牌」的札哈當然不會讓人失望,她依照「綠色奧運」的精神,用特殊的彎曲鋼鐵結構組成屋頂,並使用可拆式座位,可將1.7萬人的位置縮小為2500人的規模,以固體形象呈現水波流動,創造出場館兩旁的流線大翅膀,整座水運館似是一隻躍出水面的巨大飛魚,亦如凍結於時空中的波浪,和選手的傑出泳姿互相呼應。

 

(圖6-7:2012年倫敦奧運軌道塔,彎曲的鋼鐵造型可說是一座誇張的裝置藝術)

軌道塔 人定勝天的極致表現

在會場信步漫遊,我們將見到一座聳入雲端的軌道塔,乍看似乎有些突兀,但只要我們仔細回想文明的發展,不難發現這座建築其來有自。回顧西方神話,人們依憑著強大自信,創出舉世聞名的巴比塔(Migdal Bavel),即便因為語言障礙,無法實現直達天庭的理想,但高塔蘊含「人定勝天」的渴望,已成為藝術的經典意象。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人們並未忘懷那份挑戰的熱血,紛紛登高、建塔以彰顯成就,各大名勝也絕少不了觀景台,讓人們俯視天下、一飽眼福。

(圖8:名藝術家Anish Kapoor)

說到底,倫敦奧運的軌道塔便是承繼前人精神,企圖挑戰自然定律而創造的建物,反覆環繞的鋼鐵結構升高了施工難度,使它的造價十分高昂,所以當英籍印度裔雕塑家 安奈許˙卡普爾(Anish Kapoor, 1954-)首次提出設計概念時,並未獲得太多關注;但是命運就是如此巧妙,當2009年2月,倫敦市長詹森在達沃斯論壇(Davos world economic forum, WEF)巧遇世界最大鋼鐵公司Arcelor Mittal的老闆 拉克希米˙米塔爾(Lakshmi Nivas Mittal, 1950-),詹森告訴米塔爾,他正為倫敦奧運一座精彩的未來「地標」籌款,同為英籍印度裔的米塔爾看到卡普爾的設計後,馬上決定投資,因為「視覺上太震撼了!」,他這樣告訴詹森。

 

(圖9-10:名建築師Vladimir與他的名作「第三國際紀念碑」)

我想,這座軌道塔或許是向1919年 維拉狄米爾˙塔特林(Vladimir Tatline, 1885-1953)所設計的「第三國際紀念碑」(A Monument to the Third International, 1920)致敬吧?「第三國際紀念碑」作為構成主義(Constructivism)的始祖,對歐洲藝術影響至深,軌道塔使用類似的建築形狀與材料,同樣以「高度」征服空間──它整體高達115米,猶如雲霄飛車的螺旋狀軌道一路盤旋至塔頂,相較於法國艾菲爾鐵塔對於理性精神的看中,希望用最少的鋼鐵建成最高的建築結構,卡普爾一反常態,創造了這座極度歪斜、搖搖欲墜的高塔,它的「瘋狂」,體現了反力學、挑戰定律的勇敢精神!

(圖12:倫敦碗夜景,斑斕燈光映照出城市的表情)

綠能建築 實用美學

每座專業建築,是城市發展史裡舉足輕重的角色,從建築的設計理念,可以看見人們對生活的期待,從奧運場館,我們也能清楚看見,英國倫敦雖然身處於歐債危機,仍能維持一貫風度,以嚴謹的自我要求,融合笑看風波的高雅,創造「建築永續性」的嶄新典範,對於當前低迷的景氣而言,不啻為最有效、合宜的因應方式,這樣的思維,也將為二十一世紀的世界立下簡約、實用、高效的里程碑。

 

整理撰文/玄武設計 程歆淳

更多精彩內容,可見《聽英倫:一位留學英國的建築師 黃書恆》有聲書

http://www.uni967.com/newweb/index.php?menu=6&page=6_1&ID=35

圖片來源皆為網路,如有侵權請來信告知。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