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花絮 Jan 17, 2013

摸得到的奇幻文學:設計中的儀式性/劇場性空間

0 Comments

在貼近現實的專案中詮釋空間的「儀式性」和「劇場性」是一項辛苦但有趣的工作,除了善用機會、控制預算,更需掌握操縱即逝的「靈感」,然而設計之難便在於,並非每次設計都能出現神來之筆,即便有,也未必能美夢成真。

著名的都市社會學家 昂西˙列斐伏爾(Henri Lefebvre, 1901-1991)曾提出「再現空間」(representational space)概念,認為空間不只是物理性的存在,而參入社會、歷史面向,體現人與空間的持續互動關係,於象徵∕感官的生活空間裡,主體雖有被宰制的經驗,亦有挪用、轉化空間的企圖;其後,美國後現代地理學家 愛德華˙索雅(Edward Soja, 1940-)運其基礎,進一步提出「第三空間」的創見(thirdspace),認為在可以被分析、被標示、被解釋的物理空間,以及被建構、被象徵所詮釋的精神空間之外,更有一處「兼具真實與想像」的第三空間,涵納空間二元性的同時,更超越了二元性的束縛,呈現遠大的開放意義。

誠然,我們在此並非要討論嚴肅的學理,但空間的「儀式性」與「劇場性」何嘗不是來自於這種特質?若能確實存有這兩項有趣、帶汁的要素,就彷彿在無趣的止水中央投入一顆小石子,能激起一環又一環的漣漪,在面對複雜的業主關係與設計課題時,又能找回初衷的那顆稚子之心。

人性與神性尺度

建築有如身體的延伸,拓展人們的生活經驗;有別於貼近生活經驗的人性尺度空間,儀式性則來自稀有的空間經驗,舉凡中古世紀的高聳古堡、窄細的迴廊、低扁的通道等,神性尺度總讓人讚嘆,讓人體察自身的渺小,而學習謙卑。照顧好人性尺度已經在專案中被視為理所當然,創造神性尺度則被視為活化空間、卻又充滿自我挑戰的課題。

上圖一:高聳的教堂圓頂,顯現出崇高的神聖氣質。

上圖二:整齊柱列的迴廊,體現古典的秩序之美。

上圖三:聳立在峭壁邊的古堡,則有著濃烈的神祕氣息。

上圖四:未加雕飾的石壁,則因為居於其中的人們而有原始的生命力。

滿足奇幻想像

在日劇《私》(台譯:專業主婦偵探)中,丈夫武文不論工作多麼忙碌,下班之後都要窩在塞滿漫畫的書房裡嗑零食看漫畫。從荷馬史詩《奧德賽》(ΟΔΥΣΣΕΙΑ)到20世紀中葉的《魔戒》(The Lord Of Rings),奇幻文學建構出龐大的架空世界,劍、魔法、城堡、機械、騎士、戰甲等元素交織出其中的細部線索,提供人們一份綺想與希望:「如果進入這種空間,那麼我也能夠加入冒險,變成魔戒遠征隊的一份子!」

每個人的心中或許都有著與武文相同的需要與渴望,因此設計除了建造空間,更重要的是,如何舉辦一場觸動人心的奇幻饗宴,滿足人們心中那位不願長大的印第安那瓊斯。

再造空間經驗

建築系學生第一次親手捏製模型,總是充滿「設身處地」的衝動,急於投射自己的經驗,表達青澀的幻想,反將光影、動線、尺寸、入口、日照等環境條件拋諸腦後;由學生娓娓道出的那些迷人的空間經驗,雖未必成熟,卻時常引領老師找回心中那塊失落已久的夢奇地──時隔久遠,卻並未人事全非,這份「角色扮演」的熱切被轉化為設計能量,巧妙安排在適合的個案裡,成為一顆戲劇性的種子。

在南台灣高級汽車品牌的專屬交車區案例中,從排列有序的扁長光廊看去,每台待交新車都彷彿是準備在大天使號等待出擊的自由鋼彈;站在室內往外看,猶如站在星艦企業號的起降站,遙望通往星際的入口,預備曲速飛行。

 

於《新都接待會館》──環繞17米圓塔盤旋而上的坡道,猶如踏上瑞文戴爾 (Rivendell)的土地,開始一段尋找精靈王艾隆的中世紀奇幻冒險之旅。

 

《金華苑接待會館》的紙管斜廊──拿起納希爾聖劍,跨越綿長的白色山脈,通往中土大陸南方大國 剛鐸的最後隘口。

 

參考資料

黃鳳祝(2011.10.03),<列斐伏爾的城市理論——空間的生產與城市的主體性>,http://allcommentators.blogspot.tw/2011/10/blog-post_3.html

陸揚(2006.06.27),<空間理論與文學空間>,http://www.aesthetics.com.cn/s35c402.aspx

 

/玄武設計 陳新強

分圖片取自網路,如有侵權敬請告知。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