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後花絮 Feb 25, 2016

彩蛋|黃書恆:世上最難設計的是……

0 Comments

有一次員工聚會,小編抓住機會訪問黃書恆先生:“你做過這麼多案子,哪一個對你來說難度最高?"黃先生想了一下,突然會心一笑說:

 

“我家"

 

 

我們總以為,設計師的家必然是炫目華麗,充斥著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傢俱飾品,可來到黃書恆先生的家,我們反而察覺到另一種更為內在的氛圍,彷佛是一面照見內心的鏡子,把黃書恆先生的內在靈魂投射到家的每個角落,如同他的設計理念一樣,難以片面地使用任一風格把它定義歸類,可是每個設定都能夠透徹呈現他的品味、性格、生活習慣……

 

家,是一面照見內心的鏡子。

 

俗世紛擾,難得清靜,能擁有一方獨立天地,徜徉于自然之中,成了現代人不約而同的渴望。距市中心不過四十分鐘的臺北華城,卻彷若世外桃源一樣,擁有群翠環繞、風飛雲湧的悠然景致,乃黃書恆先生挑選此地作為居所的主要原因。

 

 

步入挑高大廳,一盞不規則線條的現代燈具,使室內盈滿醉人的淡黃色燈光,富有東方意境的牡丹織毯,讓古典紋理變得活色生香,二者相配,展現東西文化的融通

 

 

室內一隅,壁爐溢散出相思木的沈香,緩緩驅散了冬季的濕冷

 

 

為免空間過於素淨,特以純白壁面與跳色窗簾提升質感,落地窗邊放置兩張古典座椅,金邊雕花、彎曲椅角,上置乳白毛皮,現代風格與貴族古韻因能融為一體

 

家不應只是形體的居所,更是儲存靈魂與記憶的空間

 

設計需因應人們的生活習慣而變化形式,使室內兼顧理智與精神層面,室外允許人與環境的互動,即是這份“以人為本"的細緻思量,形塑了臺北華城於混搭美學之外的另一重基調。

 

書本是知識的寶庫,智慧的鑰匙,酷愛閱讀的黃書恆先生,特別將閱讀空間置於最高處,亦是對於精神空間的具體實踐。利用大面透明玻璃鋪就圍欄,使視覺豁然開朗,上開天窗,憑任日光緩緩灑入,角落裡,一張鮮紅沙發充份體現出黃書恆先生“不按章出牌"的巧思妙想

 

*以柚木裝修的斜屋頂,散發英式住宅的古韻,既維持閣樓的挑高感,利用大量木質與純白壁面,消弭幽暗恐怖的傳統印象*

 

梯廳原有大窗全數封閉,沉穩的深色壁面獨餘兩扇小窗,維持獨棟建築的私密性;鋼鐵支架漸次開展一如光束,一隻精緻鋼梯懸吊其間,選用暗紅木色與純白的色彩組合,可見黃書恆先生對於“機械"的高度掌握與熱愛,亦顯露穠纖合度的現代感。

 

潛修佛學的黃書恆先生將視野最佳之處規劃為佛堂,涵納平心靜氣、人本自然的取向,書桌正對大幅山景,便於收納的挑高木地板與深色木牆相映,既符合機能需求,其靜謐安然的氛圍,也令使用者能靜修沉思,創意與靈感因能源源不絕

 

家是反復不斷的自問自答、探究最深深深深的自我

 

作為黃書恆先生的居所,這裡不僅是他對於風格的獨到詮釋,更有抒發情志、表彰理想的成份,透過文化混搭的軟硬裝設計,呈現空間距離的交融,時間尺度的互會,體現了黃書恆先生的留英經驗,與思維養成的對話過程;透過持續自問自答,甚或自我說服,美學、機能與個人喜好三者終致合流。

 

風雲流轉之間,唯人與群山各自凝定,其物我自然、萬化合一的靜美姿態,如將詩人王維的名句反復吟詠:“興來每獨往,勝事空自知。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注:此案獲得了多項室內設計殊榮,其中包括2014年安德魯·馬丁設計大獎

 

 

 

 

 

到底是什麼樣的案子難倒了黃書恆先生?

 

文/玄武設計

評論

評論

留言

NAME
EMAIL
URL
SEND